山西长安网 > 政法风采 > 人物访谈

走近全国公安二级英模、扫黑除恶英雄张少华:“我不是英雄!”

2018/12/24  来源:山西省公安厅  责任编辑:高鹤
分享到:

“我不是英雄……”(上)

各式青铜剑寒气逼人,各色青铜鼎熠熠生辉……在闻喜县公安局办公楼六楼,一个40余平方米的会议室内,来自省文物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当地民警的协助下,正日夜不停地登记追缴回来的一件件珍贵文物。

“今年5月,‘全省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成果宣传展’展示的25件一级文物中,闻喜就有21件。”工作人员说,“截至目前,还有各类被盗文物被源源不断被追回来,总数近3000件。”

“这么多文物,我数都数不过来的。个人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英雄’称号,属于‘6·03’专案组这个团队。”面对赫赫战功,张少华说起了其中奥秘,“扫黑除恶要‘倚天亮剑’,这个‘天’就是各级党委、政府,就是广大忠诚履职的民警。”

背靠“大树”

2016年6月3日,闻喜警方依法传唤侯氏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重要头目“侯老二”——侯金发,并对其实施刑事拘留。

“谁敢动侯家,3个月卷铺盖走人”,闻喜侯氏黑恶团伙树大根深,特别是经过多年苦心经营,侯金发已将其包装成为当地有“名望”的企业家。

“关键是,人抓了,下一步咋办?当时团伙其他重要成员还没有落网,侯金发有恃无恐,气焰十分嚣张,案情一时无法进展。”张少华说,“要将其一网打尽,真有点老虎吃天的感觉。”

关键时刻,运城市公安局党委、闻喜县委果断决定,坚决支持刑拘侯金发,并以此为契机,成立“6·03”专案组,打响了山西省“扫黑除恶”第一枪。

闻喜县是全国首家“中国家风家教文化之乡”,崇尚清明清正的社会风气是当地一大优良传统。“6·03”专案组成立后,县里设立了专项预算,列支200万元财政预算作为专项经费,列支100万元预算作为文物保护专项经费,并根据工作需要,随时追加资金,为扫黑除恶和文物保护提供全额保障经费。

可以说,张少华是闻喜“扫黑除恶”的马前卒;也可以说,是闻喜全县上下的支持,成就了张少华。

“县委先后召开多次常委会、专题会,8次听取案件查办情况,研究部署相关工作,在人力、物力、财力和工作机制上提供坚强保障,扫清各种障碍干扰,促成专案的快侦、快捕、快诉、快判。”张少华说,“‘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么好的政治生态,这么好的工作环境,咱不出成绩能行吗?”

撬动“三军”

张少华的工作智慧,还远不如这些。

“扫黑除恶”需要得力干将,“人”从哪里来?在闻喜,只要涉及侯家的案子,公安局没人愿意插手。

张少华早早就着手谋划这件事了。在他的主导下,闻喜县委、县政府出台为闻喜县在外地公安民警量身打造的“团圆计划”,不惜一切代价,为两地分居的民警夫妻调配工作,吸引在全国各地工作的闻喜籍民警回闻喜工作,为家乡作贡献。

两年间,闻喜县公安局通过“团圆计划”,先后吸引20余名优秀公安民警回乡。这些多年来漂泊在外的游子,抱着回报家乡的满腔热忱,投入新的工作。特别是,由于他们长期在外地任职,在闻喜社会关系较为单纯,能一身轻装投入办案。在6·03”专案侦破期,他们不问辛苦,日夜兼程,成为案件侦查期的攻坚力量。

闻喜县桐城镇人王瑞,原是西藏拉萨市城区的一名治安巡警,调回后直接到专案组报到。工作节奏一下子快了许多,办案压力又空前之大,这位没有一点办案经验的“新”警察,一点儿也不灰心丧气,坚持学中干、干中学,千方百计适应新的挑战,很快便能驾驭专案组的工作,现已成为一名办案主力。

“行,没问题!”2016年从永济调回闻喜的张文涛,无论工作多么辛苦,他从来没说过一声“累”。一天,同在办案一线的桐城派出所所长张金鹿,想要考验一下张文涛的耐力,在知道他已连续工作一天一夜的情况下,提出要和他一起审讯犯罪嫌疑人。结果,张文涛审至半夜,竟然累至睡着。当张金鹿调侃他“是个铁人”时,他嘴里依然说“没问题、没问题!”这个今年刚刚30出头的小伙子,已被破格提拔为刑警大队中队长。

柴凯杰,从新绛县三泉派出所调回闻喜。审讯犯罪嫌疑人期间,从早到晚,他几乎每天都是工作12个小时以上,却从来没有任何埋怨。那晚,从犯罪嫌疑人景益民家里搜出了近半车的物品,因没有具体安排人看守,他就一个人在车里熬了一夜……

一方面增加血液、强筋壮骨,一方面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对闻喜公安民警队伍中的违纪违法问题,张少华不回避、不袒护,及时果断清除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两年来,闻喜公安局先后有9名民警、4名职工、4名辅警受到查处,其中涉嫌犯罪的两名副局长、一个文物犯罪侦查大队长和一个情报信息中心主任被绳之以法。

“偏向虎山行”(中)

2016年1月31日,张少华赴任闻喜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到岗不久,就有商汤古城古墓群、邱家庄古墓群接二连三被盗,以及网络赌博、吸毒贩毒等黑恶势力兴风作浪的消息频频传来,一切似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上世纪90年代,闻喜县文物犯罪猖獗一时,甚至有公安局班子成员参与。1999年,县公安局领导班子因打击文物犯罪不力被上级集体追责,时任分管刑侦工作副局长的张少华,则因打击文物犯罪有功而另有任用。时过境迁,张少华震惊地发现,盘踞闻喜多年的侯氏兄弟黑恶势力,经过多年“经营”,与社会各界盘根错节,形成庞大的利益网,追砍政法干警,干扰基层选举,其恶行虽众所周知却无人敢控告举报,简直是“绑架”了基层政权!

是可忍,孰不可忍。接下来的这场恶仗有多险恶,张少华自然心知肚明,但以“二十四史”里历代忠良为楷模的他,早已是横下一条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线伏“虎”

不是在分析案情的现场,就是在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路上。在“扫黑除恶”的第一线,张少华这位一局之长,更多的时候,像一名侦查员、一名特警战士。

破获闻喜县公安局原民警张选忠盗墓案,是“6·03”专案的导火索。为抓捕该案系列逃犯,张少华几乎整夜都在运城市公安局的特殊场地值守,分析逃犯的可能行踪。2016年4月17日,张选忠被抓后,得知他的同犯已逃往河北省时,张少华便安排刑警大队长段林辉一行人连夜驱车赶往河北。由于自己没有同行,张少华一路打电话给段林辉,询问路上情况。当得知段林辉等人在河北扑空时,他发现逃犯又唱了出“空城计”,只是在河北绕了一圈又回到了运城。段林辉等人从河北赶至运城市公安局时,已是次日凌晨。守在运城的张少华,从市局办公楼冲下来,抢在段林辉前面上了特警的车,和他们一起摸黑直扑盐湖区金井乡。在到达罪犯的疑似藏身地时,面对眼前2米多的高墙,张少华二话没说一跃而上,翻墙进院。这次行动一举抓获3名逃犯,其中2名系重要逃犯。现场即搜查出1袋半炸药和一大截雷管。段林辉有些后怕地说:“张局长,好险啊!以后这种事,你千万不要再来了!”

但张少华坚持到一线的“毛病”始终难改。

2016年10月4日,河底镇酒务头村发生了一起盗墓案,张少华带队到盗墓现场勘查。由于地里玉米较高,看不清路,张少华不小心一脚踩空掉下土崖,扭伤了腰。3天后,有人匿名举报东镇官庄裴氏墓区有人在盗墓。张少华因有腰伤不能亲自前去,就安排段林辉等人前去办案。凌晨4点,段林辉等人将5名盗墓案犯全部抓获,全身泥巴地回到公安局时,只见办公楼一楼大厅内,张少华一个人手撑着受伤的腰,正等着他们凯旋…… 

今年3月26日,闻喜县公安局桐城派出所所长张金鹿带着犯罪嫌疑人去平陆县指认现场。原来,涉黑主要成员张某林、张某军在平陆县张店镇附近探墓时,发现古虞国的城墙遗址就在一农户的地坑院附近,便预谋从窑洞打通进入墓穴的通道。他们先后两次将一家人戴上头套,挟持威逼到一孔窑洞里,并拿刀胁迫指引路线。但由于他们是两人合攻一个墓穴,所以地坑院附近的盗洞一时难以寻找。

“你给我发个位置,我马上过去。”在听完张金鹿汇报后,张少华不到半小时便驾车到达现场。放眼望去,几十年没人住的废弃窑洞,8米高的沟底满是枣刺、花椒树。张少华坚持和办案人员一起勘查,在经过半个小时的苦苦仔细搜索后,终于在窑洞深处发现了盗洞,但一班人马却是狼狈不堪,衣服被枣刺扎破了,脸上、脖子上,被蚊虫叮咬得一个疙瘩一个包……

“侦查时,你去哪,他跟哪,他和普通干警一样,一天到晚忙个不停气,什么事都参与。”张金鹿这样说。

与“虎”共舞

“少华,咱家门口咋这么多纸钱?”2017年的一天清晨6点,张少华母亲送他出门上班时,开门看到的几摞冥币让老人家大吃一惊。

“妈,不要太在意啦。我爸不是不在了么,这是朋友送给他老人家的,我这就去坟头,给我爸烧了去。”

张少华的哥哥和妹妹都在太原,母亲年老体弱,常年吃药,他经常是半夜回家送药,次日一大早便又赶去上班。在大门口放冥币的事发生不止一次,很明显张少华被人盯梢了。

随着“扫黑除恶”的不断深入,张少华无时无刻不强烈地感受到来自各种势力的威胁、挑衅。为确保安全,他总是随身携带一支“六四”式手枪、两个弹夹、30发子弹。

2016年的一天夜里,张少华驾车去市局开会,即将到达运城服务区时,他察觉到一辆无牌越野车一直紧跟车后,明显是恶意尾随。果不其然,这辆车猛然加速超车,试图侧身撞击肇事。说时迟那时快,张少华当机立断,向其连续开枪以示警告,直到对方匆匆逃窜……

随着侯氏兄弟等犯罪团伙陆续到案,张少华一时被推到风口浪尖上。面对形形色色的“关心”“关注”,甚至一些上级领导露骨的干涉,张少华或不动声色、虚与委蛇,或临危不惧、斗智斗勇,将案件侦办持续引向深入。“6·03”专案审判期间,在公安方面找关系说情的人很多,部分涉案主犯的妻子、孩子同时都被关进看守所。有熟人向张少华建议,由公安部门“协作配合”,将一个家庭内的部分成员改判缓刑。但由于证据确凿,张少华几乎没有理会。约一个月后,审判的期限也近了,不时有人催问结果,张少华依然没有明确表态。最后,涉黑罪犯被依法判刑,张少华不经意间发现,平时很亲近的一些人,忽然疏远了很多。

“他是个硬汉子,不怕得罪领导,不给任何人说情的机会。”闻喜县公安局警务保障室主任任宝申说,“县里的领导也常调侃张局长,说求情的人都知道找你没用,现在都找我这儿了,我跟他们讲,你给我说情,说了也白说,因为我还得听张少华的。”

铁肩担日月(下)

在运城汇报完工作后匆匆赶回,到局里食堂已是中午1点时分。只用不到5分钟,把桌上的残羹冷饭随便拨拉下肚,旋即投入新的工作。这是记者近日采访张少华时见到的一幕,也是他工作生活的常态。

时间总是不够用,处在“扫黑除恶”第一线的张少华总是寝不安席、追星逐月。

夙夜在“警”

今年大年初一,“6·03”专案组骨干成员、桐城派出所长张金鹿早早来到局里,为正在值班的张少华送上一份自家包的热饺子。然而,直到临近中午12点,那碗早已凉透的饺子,一直忙着工作的张少华都没顾上吃上一口。

要办就办铁案,决不冤枉一个好人,决不让一个坏人漏网。侦查盗掘古墓、倒贩文物、贩卖毒品、寻衅滋事、开设赌场、非法拘禁、强迫交易等几十个相互关联的案件,分析、部署、抓捕、讯问、提审、驻守、协调……须时时谨慎,处处小心。在侦破案件的700多个日子里,张少华没有休息过一天,白天黑夜连轴转,连续两个春节都在单位度过。

张金鹿向记者讲述,去年的春节,张少华是这样度过的:

大年初一下午,张少华带着一行人到运城蹲点守候好几个小时,俟机抓捕犯罪嫌疑人。由于对方有7处房产,具体藏身地点不明确,结果扑了空。大年初一深夜的运城市城区,很难找到一家营业的超市、小卖部,张少华他们饥肠辘辘,却连买一碗泡面都没个地方。

当得知犯罪嫌疑人已逃往西安时,已是正月初二凌晨3点,张少华他们二话没说,连夜风驰电掣赶往西安,终于如愿以偿,在早上8点多,将其一举抓获。

当张少华他们马不卸鞍,从西安将犯罪嫌疑人带回闻喜时,已经是大年初三凌晨。安顿好工作,张少华一屁股坐在办公室那张1.2米宽的小床上,倒头就睡……

“夜里12点前他从没睡过觉,只要打电话就是在单位,从没休过节假日,每年春节过年,他都要在单位值班。”张金鹿说。

到闻喜的这几年,张少华的办公用车每年行驶里程数都在10万公里以上。由于长时间超负荷工作,他的血压忽高忽低,高时180,低时只有60,常常感觉头晕目眩,实在顶不住了,就休息片刻又继续工作。医生多次建议他立刻住院治疗,他总是一拖再拖。

“他常常边往办公室走,一边说,我头有点晕,休息10分钟,到点你准时叫我。”办公室主任张文龙说,“每当这时候,我们都非常为他担心,千万不能累垮了啊!”

 

身不由己

“小段,你到我车上来下,安排下今天的工作。”

“都在做操哩,直接安排工作就行了,干吗非要到车里说?”今年5月的一天早上,正在和同志们一起,在办公楼前做早操的闻喜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段林辉,接到局长张少华电话,心里一阵纳闷。

循着电话,等段林辉打开张少华的车门,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只见他们的局长煞有介事地坐在车里,左眼缠着纱布,新鲜的血迹清晰可见。段林辉想不明白:前一天晚上10点多,他们的局长张少华主持专案组案情碰头会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才几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长期熬夜导致张少华左眼结膜脓肿,却总是没有时间去医院,只好半夜里到医院做了手术。当着医生的面,他面对“卧床休息几天”的叮嘱满口答应,可是一转脸,就又马不停蹄地投入新的工作……

令段林辉记忆犹新的,远不止这些。

今年3月的一天,审讯完当天抓回的逃犯,张少华和专案组成员一边吃晚饭,一边开碰头会。吃完饭,已是晚上10点多了,由于说话特别投缘,“6·03”专案攻坚组侦破组组长、省公安厅科技处政委张勇就和张少华上车溜达,多聊了会案情,随行的还有段林辉。

不知不觉,车开到东镇的541医院,他们来到骨科病房,只见张少华的爱人、儿子,还有哥哥围在一张病床前,在照顾着一位病人。那张病床上躺着的,分明就是张少华的母亲,插在身上的导流管里全是血水。原来,老人几天前刚做了膝关节置换手术,这消息瞒得挺紧,居然没有一点风声。“这件事,不能给局里任何人说。”张少华用命令的语气说。

站在一旁的张勇,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大妈,您做手术,儿子不能在身边照顾,但专案组的每个小伙都是您儿子,我给您磕个头吧!”只见张少华抢先一步,跪倒在母亲床前:“妈,我现在这是身不由己,等忙完这阵子,就好了……”(运城日报记者 杨红义 刘 杰 张晓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