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90后主播擅自跳槽被判支付违约金4900万

2018/11/26  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高鹤
分享到:

“该事件为广大游戏参与者树立了不良榜样,与社会主义诚信价值观相背离,如果不处以相对较高的违约金不足以制止违约行为。”广州法院近日在一宗网游主播擅自跳槽引发的违约纠纷案中,对这位主播开出了4900万元违约金的“天价”赔偿单。

在该案中,被称为“王者荣耀第一人”的知名网游主播“嗨氏”(原名江海涛)跳槽后,被前东家状告违约。经广州市番禺区法院一审、广州市中院二审,江海涛本月中旬被判要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

双方签约: 跳槽要赔钱

江海涛网名“嗨氏”,是名“90后”网游主播。2017年1月,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甲方、以下简称“虎牙公司”)、江海涛(乙方)与另一家作为丙方的公司签订了《虎牙主播服务合作协议》。协议约定:江海涛利用虎牙公司提供的直播分享技术服务和平台,进行直播分享、互动活动、接受用户赠送的礼物等,虎牙公司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用;江海涛将虎牙直播平台作为网络直播及解说的独家、唯一合作平台,丙方同意代虎牙公司向江海涛发放合作费用。

合同还约定了排他条款:江海涛承诺在合作期内,不得在与虎牙公司存在或可能存在竞争关系的现有及未来的网络直播平台及移动端应用程序(包括但不限于斗鱼直播等平台)以任何形式进行或参与直播,包括任职、兼职、挂职或免费直播。

合同违约责任约定,为维护江海涛良好形象、提高其知名度,虎牙公司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因此,若江海涛未经虎牙公司同意擅自终止本协议或其在虎牙公司以外的其他网络平台进行直播及解说,则构成重大违约,虎牙公司有权收回江海涛已获得的所有收益,并要求赔偿2400万元人民币或其在虎牙平台已获取的所有收益的5倍(以较高者为准)作为违约金,并赔偿由此给虎牙公司造成的全部损失。

这份合同约定的合作期从2017年2月1日至2018年1月31日。同时约定:协议期满后,江海涛与其他第三方合作的,应在与第三方正式签署合同的15天前,将与第三方的合作条件书面告知虎牙公司,虎牙公司在同等条件下享有优先续约权。

证据表明,江海涛自加入虎牙直播平台直播以来,其粉丝量和影响力大为攀升,“从小主播逐步发展成为王者荣耀品类游戏人气排名第一的网络主播”,被称为“王者荣耀第一人”,在网络游戏直播当中拥有极高知名度,其新浪微博关注度达到500万人。

另开直播:致原公司损失过亿

法院查明,自江海涛在虎牙直播平台直播以来,虎牙公司及其母公司为提升江海涛直播人气,花费大量成本,将虎牙直播平台的优质推广资源优先提供给江海涛,为其安排承接各种外部商演活动,包括与王俊凯、张一山等知名演艺人员合作,参加浙江卫视大型综艺节目《高能少年团》,并在国内多家知名视频平台播出节目,参演《薛定谔的猫》网络剧等。

然而,根据虎牙公司提供的江海涛新浪微博截图及公证书显示,自2017年8月27日起,江海涛未经虎牙公司同意,开始在与虎牙公司具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斗鱼直播平台进行直播,首播开播前人气值就已超过190万。

虎牙公司表示,上述行为造成虎牙公司经营的虎牙直播平台大量活跃用户流失。虎牙公司还提供了第三方公司制作的评估报告,用以证明江海涛违约给虎牙直播平台造成的用户流失的商业价值损失约为人民币1.1783亿元。此外还提供了司法鉴定检验报告,拟证实自江海涛在斗鱼直播平台开播以来,虎牙直播平台的日活跃用户量显著下降。

虎牙公司据此向广州市番禺区法院起诉江海涛,请求判令江海涛支付违约金人民币4900万元并承担本案律师费70万元。

“获取违约金并非虎牙公司诉讼目的,若江海涛同意回虎牙公司旗下平台直播,虎牙公司愿意减轻、免除其违约金。虎牙公司也同意在江海涛回平台直播的前提下,在任何阶段愿意与其调解。”虎牙公司表示。

恶意明显:拒不执行生效裁定

一审法院认为,江海涛利用虎牙直播平台的知名度及客户资源,以及虎牙公司及其母公司的带宽、技术、推广资源,成为国内游戏行业最具知名度的游戏主播之一后,本应继续严格履行合同,与虎牙直播平台共同成长,但是却在未通知虎牙公司的情况下,故意违反约定,故意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到与虎牙公司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斗鱼直播平台长期进行直播活动,已经构成根本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法院查明,自江海涛在虎牙直播平台直播以来,经付款回单证实的收益为581万余元,江海涛在答辩状时认可的总收入为518万余元,已产生自认效果,后来其虽然又否认,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此外,双方按照《高能少年团》合作之补充协议书,虎牙公司为该活动推广共投入不低于人民币600万元,双方确认将该投入视为江海涛合作取得的收益。即使按江海涛提供的数据计算,江海涛合作收益共1118万余元,因此,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较高者应为江海涛在虎牙直播平台获取的收益的5倍即5593万余元。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江海涛在与虎牙公司的合同期满后去新平台直播,虽会带来虎牙公司用户流失,但是,由于江海涛未有违约行为,在此情况下,其损失应由虎牙公司负担,但此行为性质与违约不同,不能作对比。同时,虎牙公司根据约定有优先续约权,若江海涛在正常合同期满后,提前告知虎牙公司不再续约,虎牙公司可事先合理安排,推广资源倾斜,来最大限度避免用户流失,与合同期内江海涛突然违约截然不同。江海涛的违约,同样侵犯了虎牙公司的优先续约权,带给虎牙公司可期待利益损失。”一审判决书称。

法院指出,虎牙公司要求江海涛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经核算应为5593万余元,虎牙公司损失经评估为1.1783亿余元,虎牙公司仅主张4900万元,是对自己权利的自由处分,且已证明约定的合理性,理据充分,法院予以支持。

对于江海涛主张违约金过高的问题,一审法院指出,江海涛违约,恶意明显,拒不执行法院生效裁定,拒不到庭接受询问,虎牙公司投入巨大,因江海涛违约造成的用户流失损失巨大,江海涛也因违约获得巨额收益,应由江海涛承担不利后果,若调低违约金,于理不合、于法不容,一审判决江海涛在判决生效日起三日内向虎牙公司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驳回虎牙公司其他诉求。

江海涛上诉后,广州中院于本月中旬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法官:个人努力不容否认,但诚信做人更为重要

关于江海涛辩称其成为顶级主播的个人努力问题,法官表示,其个人努力不容否认,但成为知名主播后,虎牙公司已向其支付大额报酬。“对于个人成功,除努力外,更为重要的是诚信。个人在成名中的努力不能成为其违约,违背诚实信用的借口及抗辩意见,并且江海涛在广大青少年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更应洁身自好,诚信做人。”

“特别关注的是,国内直播平台竞争激烈,诱使竞争平台的主播在合同期内违约,争夺流量与用户,为广大游戏参与者树立了不良榜样,与社会主义诚信价值观相背离,结合主播的收入情况,原告的投入及损失情况,非相对较高的违约金不足以制止违约行为。同时,竞争平台为违约主播承担律师费、违约金等情况普遍,本案可能有同样情况,但江海涛拒不到庭接受询问,致使事实无法查明。”经办法官在判决中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