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大狗”砸瘫女子却无人认责 她把整栋楼的业主和租户告了

2018/11/29  来源:  责任编辑:高鹤
分享到:

2018年4月15日14时许,广州市白云区鸦岗村一栋厂房外,47岁的女子张云(化名)在行走过程中被一只从天而降的黄白色大狗砸中脖子及肩膀。张云被砸翻在地,后来被送进医院IC U治疗,诊断为“颈椎多发骨折,颈髓损伤伴截瘫”,目前生活无法自理。南都记者了解到,因事发后涉事犬只不知所终,也一直无法确定直接责任人,张云及家属无奈只能一纸诉状将该栋厂房的房东及楼内多名用户告上法庭。目前该案仍在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审理之中,尚未一审判决。

天降大狗 砸中脖子及肩膀

今年47岁的女子张云和丈夫都是湖北天门人,今年春节后来到广州打工。丈夫在建筑工地做散工,张云则负责家务。今年4月15日14时许,张云陪一名老乡去白云区鸦岗村附近的诊所就诊过程中,在经过一栋厂房门口时,被一只从天而降的黄白色大狗砸中脖子及肩膀。

张云瞬间被砸翻在地,监控录像拍下了这一过程。肇事犬只落地后跑掉了,但是张云却没能爬起来。她因伤势太重,后来被辗转送入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ICU治疗。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的一张诊断证明书显示,张云的伤势很糟糕:颈椎多发骨折、颈髓损伤伴截瘫、呼吸衰竭……

因为没有购买保险,张云在住院期间花去了数十万元的医疗费。目前张云已经出院,但她依然只能终日躺在床上,脖子以下的身体动弹不得,定期还要去医院换尿管。

无人认责 无奈起诉“整栋楼”

事发后,张云的家人曾经报警。警方介入调查后,只找到了张云被狗坠落砸中瞬间的监控视频。肇事犬只事后不知所终,不知道主人是谁。肇事犬只怎么上的楼、什么原因坠落,暂时都难以查清,因此案件也就没有立案。白云警方在回应媒体时曾表示,事件中暂未发现人为因素,具体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在狗主暂无法查清又无人肯认责的情况下,张云和家人经咨询律师之后,一纸诉状将犬只坠落的厂房房东和厂房内所有使用者均告上了法庭,据悉被告的主体超过10个。

8月28日,白云区法院在第一次开庭前曾发布公告,向群众征集事发经过和肇事狗主人的线索,但目前狗主人依然未能确定。

南都记者搜索类似案例发现,在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情况下,受害方可以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起诉建筑物的使用人进行索赔。像张云这样在无法查清犬只来源及责任主体的情况下,将整栋楼用户或住户一并告上法庭的不乏先例。

焦点

砸伤人的狗是谁家的?

据了解,事发现场是一栋两层的方形厂房,厂房四周共有4个楼道可以通往二楼楼顶。肇事的犬只是从二楼楼顶坠落,楼顶边缘有七八十厘米高的水泥围墙。该栋厂房的房东,一楼诊所,二楼电子厂及周边的住户,均否认是肇事犬只的主人,也均表示不知道肇事犬只从何而来。另外,肇事犬只是自行从二楼楼顶坠落,还是被人为追赶,或者扔下楼,均无从查证。

南都记者从广州多家法院判决生效的犬只伤人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例中发现,一旦能够确定犬只的主人,则法院通常会根据《侵权责任法》的“饲养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相关条款及狗主人的过错程度,来确定狗主人应当承担的侵权赔偿责任。

如无法确定狗主,整栋楼用户都会担责吗?

对于被张云告上法庭一事,涉事厂房内的部分用户(承租方)认为,根据监控视频显示,犬只坠落砸伤人的地点是相对固定的,自己承租的位置离事发地点较远,不应当成为追责对象。而在二楼天台上种植了花卉和瓜果的某电子厂则认为,自己也并非天台的唯一使用主体。

那么张云被坠落的犬只砸伤事件,能否根据《侵权责任法》第87条关于“高空抛物”的条款来向整栋建筑物的使用人索赔?南都记者查询得知,《侵权责任法》第87条明确,“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本案中,张云也正是依据这一条款的规定,在无法查清“具体侵权人”的情况下,将“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全部告上了法庭。但也有广州律师认为,张云一案与一般的高空抛物、坠物案件有一定区别,即坠落的是犬只是活物,能否适用这一条款并获得法院支持,尚有待法庭做出裁判。

相关新闻

遛狗不拴绳撞倒女童 要赔1.4万

近年来,围绕饲养宠物狗引发的纠纷不断增多。广州市增城区法院最近审结了一起因宠物狗引发的民事侵权案件,狗主人遛狗未拴绳,宠物狗在奔跑过程中撞倒一名两岁女童致其受伤骨折,法院判决宠物狗主人负全责,需赔偿伤者1.4万余元。

增城法院查明,2017年2月28日上午,市民王某到增城区儿童公园遛狗(未拴狗绳),因王某未尽到看管宠物狗的义务,宠物狗在奔跑过程中撞倒了正在公园玩耍的女童陈某(两岁),导致陈某摔倒右手受伤骨折。事故发生后,陈某先后被送往广州市增城区中医院、广州市正骨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共花费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等共计1.4万余元。王某辩称其狗没有撞倒陈某,不同意赔偿。陈某的父母与王某协商未果,遂诉至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