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政法聚焦>执法现场
天眼大追踪——长治市高新开发区公安局“4·09”盗窃案侦破纪实
发表时间:2019/06/11来源:责任编辑: 党倩

2019年的初春,春寒料峭。

晋阳湖畔,山西省体育场下面的火锅店内热闹非凡,突然出现十多个人把整个火锅店包围起来,并指着一名中年男子问:“你手腕上的表是谁的?”

中年男子飘忽不定的眼神向四周找寻答案的刹那间,长治市高新开发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年轻的便衣刑警李敏晖和赵伟闪电出手,将其控制。与此同时,中年男子的同伙被刑警李刚和赵青争拷了起来。

中年男子刘某,出生于1980年12月,系吕梁市临县人,小学毕业,现居住在太原市。2011年,因犯盗窃罪被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2014年,因犯盗窃罪被吕梁市方山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他的同伙郝某,出生于1985年11月,吕梁市临县人,小学文化,现居住在太原市。2005年因犯破坏电力设施罪,被阳泉市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8年被太原市公安局迎泽分局桥东派出所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长治刑警此次为何奔赴太原抓人?原来……

案发长治佳美绿洲

4月9日20时许,长治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接到110指令:辖区佳美绿洲小区李霞(化名)家中被盗。

接警后,高新开发区分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今早上班走的时候,我清楚地记着把防盗门进行了反锁,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中午回来的时候发现防盗门没有反锁,可是进了家里面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以为是丈夫中间回来过家,所以没有引起注意。”李霞女士回忆说。

直到当晚快8点时,李霞回家发现卧室储藏柜里的东西摆放异常,这才打开里面细看,发现存放的金银首饰、玉器及收藏品全都不见了,总共价值40多万元。同时还有一个挎包也不见了。

当刑警们问她最后一次看见这些被盗物品的时间,李霞回忆到,好像是4月3日,但是她无法向刑警提供被盗的确切日期。

4月9日晚上,刑警对现场进行了勘查,现场位于一栋单元楼的五层,窗户外面没有发现撬压和攀爬的痕迹,防盗门门锁也完好无损,没有发现任何撬压和破坏痕迹。室内所有的物品也没有发现任何翻动和触摸痕迹,就连地面上都没有留下丝毫的接触或者摩擦过的痕迹,惟有大量的贵重物品不见了。

长治公安高新开发区分局对现场进行勘查后初步推断,窃贼从进入现场的那一刻起就展现出了超前的谋划性、现场的预见性、盗窃的准确性、痕迹的处理性。作案至少是两人以上,并且系惯犯。

鉴于此案被盗的价值较大,刑警们立即向分局党委委员、分管刑事侦查的副局长常红波汇报。当天晚上,警方对现场实施封闭。

第二天一早,常红波邀请长治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派出专家,对这个颇为复杂的现场进行再次勘查。专家经过一上午的仔细勘查,在门背后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提取到一截长条金属片状物。

随后,专家向常红波反馈勘查意见,进入现场的人数不会超过两个人,这个作案的人曾经多次受到过公安机关打击处理,现场提取物疑似特制的专用开锁工具的元件。

无论是高新开发区分局的现场勘查,还是长治市公安局专家的现场勘查,都证实了这是一起有预谋的、作案前携带有专用开锁工具,且含有很强的技术性的入室盗窃侵财大案。

可疑人影+可疑行迹

鉴于此案被盗价值数目之大,对社会造成的危害性较大,作案手法“老道”,高新开发区分局党委迅速成立了以常红波为组长,主持刑警大队工作的副大队长赵伟为副组长,刑警大队的骨干侦查员悉数纳入的“4·09”专案组,刑警大队的一切工作要完全围绕这起大案展开,全力以赴尽快破案。

佳美绿洲小区共27栋楼,常住人口近6000人,每天进出小区的人员复杂,且小区出口分散,有一个保安值守的大门,还有两个无人管理。加之连失主自己都不清楚具体的被盗日期,这一切为侦破增加了难度。所幸小区安装有监控,依靠监控成了侦破的唯一手段。随后,侦查员们一头扎进案发小区,对一个个监控、一段段视频展开大海捞针式的审读、甄别、研判。重点是4月9日这天及临近的几天。

专案组的小伙子们凭借满腔的热情,爆发出巨大能量,终于从中找出两名可疑的影像,两名嫌疑人均身着以黄色为主调的送餐员衣服。视频显示,两人从东边的小门进入小区,于案发这天上午9点25分进入现场楼内,9点48分从楼内出来,9点50分原路离开小区,且出来时,其中一人手里多了一个白色挎包。由此,刑警们已经形成共识,只要抓住这两人,此案就可以告破。

没有姓名,没有住址,仅凭拼起来的视频影像,要抓住嫌疑人,简直是大海捞针。

视频接力追凶到晋阳

想方设法收集这两名嫌疑人的视频影像,成为高新开发区分局刑警追踪嫌疑人的唯一希望。

4月12日,专案组民警李敏晖、牛凯、张沛东在佳美绿洲小区东的捉马村一家餐厅外的监控里捕捉到两名嫌疑人的影像。以此为起点,刑警连续进行视频追踪。

捉马村属于长治市的繁华地带,旅馆密集,商铺林立,监控探头特别多,这为追踪嫌疑人提供了便利。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天,刑警们几经辗转,终于在长治市出租车公司的大力支持下,找到嫌疑人曾乘坐过车的司机师傅。据司机回忆,两人在八一广场新华书店上车后,每人背一个包,心事重重,彼此间也没说过一句话,这在日常生活中真的很少见,所以他颇有印象,最后这两人在紫金西街邱村南边的马路上下了车。

刑警们迅速赶往邱村南边的马路上,继续寻找监控探头,加速进行视频追踪。

当刑警们赶到这里以后才发现,这条路的监控探头寥寥无几。原来这两个窃贼有意识地选择了这个离市内不远,却没有监控探头或者说监控探头很少的“僻静”之地下车,以此达到逃避视频追踪的目的。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刑警们走遍整个邱村的大街小巷,找遍窃贼下车地方的角角落落。就在苦苦找寻之际,出租车师傅打来电话说:“那天我把这两人放下后就一直往前走,发现路不通后便又原路返回,到了这两人下车的地方后,看见他们还在原地打车,我就过去。两人一看是我,就摆手让我走,说他们不坐我的车。”

他们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大家一头雾水。刑警们又重新冷静思考,他们联系到这两人从进入佳美绿洲小区开始,一直到作案后离开现场的行走轨迹,进行了反复的侦查实验和大数据研判才明白,原来这两人自从离开盗窃现场,全部的行进线路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反复绕行,多频次倒车,就是为了扰乱刑警的追踪视线。

真是天不藏奸。刑警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这条路南边一个不起眼的小商铺门前发现一个监控探头。通过探头,刑警捕捉到一小段两个窃贼在此打出租车的下半身影像。影像显示,两个窃贼在马路北边拒绝了第一辆出租车后,又打了一辆出租车向东边市内的方向驶去。

据小商铺店主说,监控探头是他临时安装的,还没有调整好,否则就不会拍摄到那么远而拍不到门前。店主的一个小小迟缓,可是帮了刑警的大忙。刑警可以据此对这两个窃贼继续视频追踪。

根据这个歪打正着的视频影像,刑警又找到这辆出租车的司机师傅。据他回忆,这两个人是在万达广场下的车。现在可以看出来窃贼是在长治市区的西北方向作案,然后打出租车去了现场的西南方向,再换乘出租车到了东北方向。这再次印证了专案组的共识,这两个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且曾经多次受到过公安机关打击处理,有前科。

刑警们追踪到长治市万达广场后,运用大数据平台和云计算技术进行了充分而又精准的研判,发现两名嫌疑人已经到了省城太原。

于是,常红波带领专案组民警,马不停蹄,迅速移师北上,剑指晋阳古城,请求太原公安协助,力争在太原解决战斗。

太原市公安局接到来自“4·09”专案组的请求之后,根据视频追踪信息资料,迅速采取超常规的作战模式,调集了刑警、治安、巡警、以及派出所等多警种的精锐警力,诸警种有机合成,全力以赴开展工作,决不能再让这两个窃贼逃出太原。

经过各警种高速运转,在相关辖区派出所的全力配合下,这两名窃贼的行踪很快就暴露在公安机关的掌控之中。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杨瑾 陈文山)